此号已废

歌词部分出自于张爱玲的《红玫瑰和白玫瑰》,这首歌多少有些让我想起了李碧华的《青蛇》里面的那三人


青蛇与白蛇,点缀他荒芜的生命,他都想得到,但是鱼与熊掌不能兼得,他最后选了白蛇.

相对于白蛇,得到了之后就像是朱门旁惨白的余灰,碍于各种情面不可弃之;反观青蛇,却是树顶青翠欲滴爽脆刮辣的嫩叶,直到最后,他方觉得白蛇才是那个抬尽了头方见天际皑皑飘飞柔情万缕的雪花。

白蛇作为一个活了一千年的妖,修了身也修了心,怎么会不懂的这人间情场上的百般无奈,怎么会不懂许仙的贪嗔痴,怎么会不懂同样是蛇妖青蛇的心。

这世间什么都缺,唯独不缺痴情。


青蛇活了五百年,修了身却没修的那颗心,他说着你有的我都有,然后说着:“幸好我把他杀了,让他没机会遇上另外一个新欢。”一刀断送了许仙的性命。

不懂得伤心流泪,又怎么算得上人。 


而许大官人在念着“春城无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斜。”时,是否想起了那位为他摘得一朵花儿头上戴,任凭呼风唤雨,最后爱到凄凉此刻为他变成了人的白蛇呢。


【我好像又写偏题了。。。明明是想写得不到的在骚动ojz】



红玫瑰 - 陈奕迅

词:李焯雄

曲:梁翘柏

编曲:梁翘柏

梦里梦到醒不来的梦

红线里被软禁的红

所有刺激剩下疲乏的痛

再无动于衷

从背后抱你的时候

期待的却是她的面容

说来实在嘲讽 我不太懂

偏渴望你懂

是否幸福轻得太沉重

过度使用不痒不痛

烂熟透红空洞了的瞳孔

终于掏空 终于有始无终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被偏爱的 都有恃无恐

玫瑰的红 容易受伤的梦

握在手中却流失于指缝

又落空

红是朱砂痣烙印心口

红是蚊子血般平庸

时间美化那仅有的悸动

也磨平激动

从背后抱你的时候

期待的却是她的面容

说来实在嘲讽

我不太懂 偏渴望你懂

是否幸福轻得太沉重

过度使用 不痒不痛

烂熟透红空洞了的瞳孔

终于掏空 终于有始无终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玫瑰的红 容易受伤的梦

握在手中却流失于指缝

又落空

是否说爱都太过沉重

过度使用不痒不痛

烧得火红 蛇行缠绕心中

终于冷冻终于有始无终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玫瑰的红 容易受伤的梦

握在手中却流失于指缝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被偏爱的 都有恃无恐

玫瑰的红 伤口绽放的梦

握在手中却流失于指缝

再落空





一定要嫁给喜欢的人才行啊,至少不能输给那条蛇[我写了那么多,只是想表达这句话而已]

评论

热度(2)